• 那晚中秋月圓時

    2016-08-20 19:43:02   阅读:2357次   作者:约书雅   来源:约书雅

    十五年前的中秋,2000年9月19日——就在那晚,我接受了主耶稣作我個人的救主。

    那年的中秋节恰在礼拜二,而中秋节之前的那个礼拜天,我恰好去大学里一家理发店理发。店长是一位非常友善的温州大姐,她就在我等候和给我理发的时间来向我传福音,以至我理完了发,仍留下来继续听她传福音,饶有兴致地听她为她的“阿爸天父”作見證。她讲的很真诚,也很神奇,因为她说神能使人从死里复活!这叫我想起了自己幼年的时候,曾有过一次遭遇塌方却幸免于难的历险。于是,我开始在心里想,如果真的有一位神,这倒并不是什么难成的事,反倒容易解释为什么我和家人许多次化险为夷的经历了。只是当我问她一些问题时,比如,倘若神是全能的,又是无比慈爱的,那么,为什么世上还有这么多溷乱和苦难呢?还有,神在哪里?人能够看见神吗?另外,当我们受痛苦的时候,神在哪里呢?没想到,已经跟我传了将近三个小时福音的大姐,当听到我这一连串问题时,却对我说她只上过初中,回答不了我们这些大学生爱问的问题。但是如果我愿意的话,可以在礼拜二晚上再到她的理发店来,到时候,她可以请她的丈夫来帮助我解答那些问题。

    于是,到了禮拜二,也就是那年的中秋節晚上,我如約而至,並且也是第一次見到許多基督徒在一起聚會,而且還吃了半塊月餅。

    但遺憾的是,當晚我未能久留,因爲那時我剛上大學三年級,剛開學的時候,宿舍的弟兄們就已經約好中秋節要出去聚餐的。可是在那個禮拜天我卻又答應那位大姐:禮拜二的晚上一定來參加他們的聚會。結果,直到禮拜二晚上,我才忽然發現—我竟然答應在同一個晚上在同一段時間去參加兩個完全不同的聚會。

    不過,我當時並沒有聲張,只是到了晚上大家往校外走的時候,才跟弟兄們打了個招呼,就獨自一人去理發店了。也沒有人問我去幹什麽,其實我甯可在理發店聚會也不願到路邊聚餐。因爲,路邊大多是些稀裏煳塗溷日子的人,對我沒什麽吸引力。但理發店不同,雖然當時在店裏只有一個人是我剛認識的,就是那位大姐,但是,我卻非常期待認識更多的基督徒,尤其是大姐的丈夫。因爲聽她介紹說,她的丈夫經常和大學生在一起探討信仰的問題。所以我非常期待能見到他,並且想要向他請教那些諸如“上帝看得見嗎”、“爲什麽世上有這麽多苦難”、“真理是什麽”等問題。

    所以,當同學們往校外走的時候,我去了理發店。店裏大約有十個人左右,他們顯然非常高興,並且歡迎我的到來—後來才聽說,那位弟兄曾多次應大學生的邀請而來這裏,但我只是少數幾個如約而來的人之一。

    不過,當大姐和大家都邀請我加入他們聚會的時候,我感到非常的抱歉,因爲我不是來參加聚會而是來請假的。因爲當時,我心裏想,首先我已經答應好同學們要在中秋節聚餐的,雖然我一直都很不情願,因爲知道他們一定會喝酒。所以,我始終都在推辭,並且直到中秋節晚上出發前還再三以自己不喝酒,會掃大家的興爲由,想借故推脫。可是,聽到我的推辭後,其余六個同學中竟有四個人異口同聲說,“我也不喝酒!”並且所有人都約定不許勸酒,不喝酒的可以喝飲料,各人隨意,但七個兄弟一定要團聚。我便覺得難以推辭了。再加上,我總覺得基督徒好說話,跟他們講明原因,他們一定會諒解我的,並且還會給我機會來幫助我的。

    所以,我就簡單地訴明情由,並請他們原諒我的不慎之約。沒想到,他們非常爽快地說,這沒什麽。這下我更想參加他們的聚會了。所以,馬上就問他們,可否另改個日期約談?比如說,下個禮拜二。

    後來他們告訴我,當時,他們還以爲,我也和過去那些同學一樣,雖然來了,不過又都借故有事不來。

    但我當時是非常認真,也越發想要了解爲什麽這些人這麽與衆不同。就連我走的時候,那位弟兄還叫住我,遞給我半塊月餅,說,今天是中秋節,祝你節日快樂。我當時心裏真的感覺非常的溫暖。上大學已經是第三個中秋節了。每年學校都會發幾個月餅,同學們也都要聚在一起吃吃喝喝,但總是越來越感到空虛、無聊和厭煩。

    這回雖然只是半塊很普通的月餅,但卻是在我爽約、又得到諒解,請求改日約談的情形之下,那位弟兄更進一步表達出的善意。

    所以,當我確知那位弟兄非常願意跟我再次約談,並聽到他對我的節日祝福之後,我就越發期待下個禮拜二的聚會了!

    其實那天晚上參加了同學聚會後,我是多麽地懊悔—原本七個人中,有五個聲稱不喝酒,兩個直說要喝酒的;到最後卻只有包括我在內的兩個人沒喝,其余五人不但喝酒,而且光白酒就喝了四瓶,還不算一大堆啤酒呢!其實,大家後來都挺後悔的—後悔沒去一個離學校遠點的攤位,結果遇到其他宿舍的同學。在輪番敬酒或是罰酒的車輪戰攻勢下,也只剩下我和另一個非常要好的同學滴酒未沾而已。後來,我倆也就自然成爲往回護送其他同學的主力了。因爲其他人不是醉得暈頭轉向、四肢無力,就是差不多只能自己顧自己了。甚至回到宿舍後,兩個睡在上鋪的兄弟,還在繼續吐……

    我當時一看,便趕緊拿起掃帚、簸箕、拖把清理幹淨。嘴上雖然在跟不斷道歉的同學說,沒什麽,沒什麽,可心裏卻在呐喊—不過了!不過了!這種醉生夢死的日子,我受夠了,再也不想過了!趁著我還年輕,必須另找出路了!于是,我越發想下個禮拜二快些來到。感謝主,當時把我放在那樣的處境中,使我對屬世的觀念與生活産生了無比的厭倦,對屬靈的真理和屬靈生活産生出強烈的渴慕。

    终于盼到了下一个礼拜二(也就是历史上的今天),那位弟兄本着聖經,尽心尽力回答了我许多的问题。虽然有一些细枝末节的问题,我不是很赞同或是满意他的回答。他也非常坦诚地告诉我,人所能知道的非常有限,因为只有神才是无所不知的。不过,只要我们常常研读聖經、向神祈祷、遵行主道,就能明白真理、彼此分享—虽然如此,我们所知道的仍是非常有限!所以,不是等什么都明白了才能相信,恰恰相反,认识真神,总要凭信心入门,并且永远也认识不完!例如,

    “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

    “從來沒有人見過神,只有在父懷裏的獨生子將他表明出來。”

    “ag国际馆事情,原顯明在人心裏,因爲神已經給他們顯明。”

    “諸天述說ag国际馆榮耀,穹蒼傳揚他的手段。”

    “自從造天地以來,ag国际馆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借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诿。”

    “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ag国际馆榮耀。”

    “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

    “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耶稣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你們若認識我,也就認識我的父。”

    “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稣基督,這就是永生。”

    “沒有愛心的,就不認識神,因爲神就是愛。”

    “不是我們愛神,乃是神愛我們,差他的兒子爲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這就是愛了。”

    不僅他所引用的這些經文令我心悅誠服,而且,他那謙遜溫和的態度,也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從晚上八點到十一點,若不是宿舍關門,我們一定會聊到更晚。後來,我曾多次去他們的家裏尋求信仰上的輔導和幫助,經常過了宿舍樓關門的時間,甚至會到半夜,他們便安排我睡在他們兒子的臥室裏,等到次日天亮後再回去。

    就在当晚,在那位弟兄一句一句的引导之下,我作了认罪归主的禱告。我清楚地记得,我们一直是面对面坐着的,就在那位弟兄后来继续跟我谈话的时候,突然,从他的上方有一束光向我照来。然后,我似乎依稀看到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画面,也感到自己好像与基督同钉在十字架上了。但是,令我感到奇怪的是,我虽然是被钉在十字架上,但是却非常的喜乐。因为知道有主耶稣为我而死,并且我的罪已经赦免了,而且我就要与主耶稣永远同在了!

    如今,每當想起那個異象(當時還不明白那是異象),我就倍受激勵和鼓舞!感謝贊美主!他真是一位奇妙的救主!

    后来,当我依依不舍地告别那对基督徒夫妇回宿舍时,突然之间自己就好像刚洗完澡,对原来衣物的肮脏感到厌恶一样,原本无比喜乐的心情,变得难过、沮丧,甚至惧怕起来!我就像是一个刚刚清醒过来的酒鬼,开始思想自己究竟在此之前的昏醉之中做了些什么。尤其当我回到自己的宿舍,想起在这个生活了两年的宿舍里,说了那么多粗鲁污秽、苦毒邪恶、卑鄙下流、狂傲放荡的话,就不由得恐惧战兢、满心羞愧起来。于是,我赶紧脱了外套,钻进被窝,蒙上头,默声禱告起来。我祈求上帝赦免饶恕我和我的同学们,因为我们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干了些什么。

    当我在禱告的时候,同学们还不知道我已经是一个新造的人(虽然,仍有许多的软弱和挣扎,直到今日)—甚至连我自己当时也丝毫没有意识到—我是已经出黑暗,入奇妙光明,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所以,当他们仍像往日一样随意闲聊的时候,发现我竟然一声不响地蒙着被子“睡觉”,就问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当时,我想暗暗地持守信仰一段时间后再告诉大家,所以,只是支吾着,也没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在心里,却在不停地为自己、为同学、为老师、为学校、为家人禱告,祈求上帝的赦免和饶恕。盼望有一天,众人都能向上帝真诚地认罪悔改,免入永火的刑罚,得享永生之福。

    那晚就这样过去了。后来参加聚会的时候,每当听到大家齐诵主祷文的时候,我就常常会在聚会结束之后问一些人:“为什么大家每次结束时都作同样一个禱告?”另外,也会请他们教我怎样作禱告。因为那时,我既不晓得什么是“主祷文”(其实是主耶稣教导门徒的禱告文),也不晓得,在我信主的那晚,我至少已经作过归主和认罪以及为别人代求和祝福的禱告了。

    再後來,每禮拜二晚上我都會去理發店參加查經聚會。我至今仍記得,當時查的是約翰福音。不久,那位弟兄又介紹我參加XX大學的一個查經班。那個查經班是在大學教師家屬院的一個接待家庭裏,和醫科大學的查經班一樣,都是由那位弟兄主持和帶領的。那個接待家庭的女主人,是一位寡居多年、非常慈祥的老姊妹,言語不多,卻總是默默散發著基督之愛的馨香。那裏的聚會是在禮拜四晚上。這周查羅馬書,下周就查雅各書,是輪流進行的。我們查得很細,而且兩卷書常對照著查,幾乎每個人都很有收獲。大約兩個月之後,我開始公開自己的信仰,並且很感恩能夠給一位在疾病軟弱中的外校同學傳福音,並邀請她就近參加了XX大學的那個查經班。後來,她也常來醫科大學參加我們的聚會。直到大學畢業,甚至工作,她都沒有停止聚會。可惜的是,當她嫁給一位弟兄,並且搬離了市區,到礦務局以後,由于那裏缺少青年基督徒在一起的聚會,所以,到後來,越來越少在當地教會的聚會中見到他們夫婦二人。

    盼望主复兴的灵火早日降临各地的教会,不论是青少年还是中老年的弟兄姊妹身上,好叫他们的生命一同经历圣灵大能的更新与改变,并成为主基督在这个世代忠心的見證人!

    十五年转眼之间就过去了。我们的恩主不晓得又带领了多少迷途羔羊归向他自己。而我虽然不过是其中一只微不足道的小羊,但他仍然赐我这数算不尽、厚重无比的恩典,叫我怎能不感恩?如果不是主的恩典,哪里会认识这么多宝贵、可爱的弟兄姊妹?我也许说不定还在哪儿醉生梦死,并且沉醉不知归路呢!所以,我决定把自己蒙恩的見證写下来,不仅仅是记念中秋,更是要记念主耶稣当年对我的挽回和拯救,以及多年来主恩典的供应、栽培和造就!也盼望能够激励更多的弟兄姊妹,向别人分享福音,领他们出黑暗,入光明,立定心志,恒久靠主,荣耀神,并且永远以神为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