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重生之路

    2016-08-20 19:13:56   阅读:2659次   作者:火树   来源:旷野呼声

     1987年8月9日下午一點三十,我在遊泳館跳水,不慎摔傷。頭朝下漂在水裏的時候,我的意識很清醒,就是動不了。我無助的憋著氣,眼看著池底的瓷磚漸漸模糊……我被打撈上來送往醫院的時候,沒有呼吸沒有血壓,處于深度昏迷。

      當母親聽到消息趕到醫院時,醫院的大夫護士正在爭分奪秒要把我從死神手中搶救回來。迷迷糊糊中,我聽到母親大聲問我:“知道我在掐你腳趾嗎?”,“不知道”,我的聲音很遙遠。當時我的感覺是靈肉分離,我的身體已經不屬于我了,周圍發生的一切都像是夢魇般恍惚而不真實。

      憑著多年的臨床護理經驗,我母親第一個反應就是:壞了,我的兒子攤上了最崴泥的病。是啊,我的母親不愧是護理專家,她的判斷沒有錯,從那時候起,我就跟這種“最崴泥的病”打起了交道。那一年,我不滿18歲。

      把我搶救過來的醫院只是區級小醫院,沒有能力收容治療我這樣的高危病患,我母親立即決定轉院(當時還沒有拍x光)。在場搶救我的護士都是我母親的學生,而且我的情況也確實不能隨便搬動,所以通融一下,連人帶診床一起上路。

      8月份的暑天,六個壯小夥子擡著我走了兩裏地才到達骨科醫院。那時我身高一米八五,體重80公斤,加上100來斤的診床,六個只穿著泳褲光著腳的小夥子……那是——相當的壯觀。我是恍恍惚惚一路“飄”到了醫院,可是擡我的人呢?毫不誇張的說,到醫院的時候,六個小夥子都虛脫了。對他們我終生感激!盼望主能夠揀選他們。來日在天家相逢,我好對他們說聲“謝謝”。

      骨科醫院的診斷證實了母親判斷的正確。頸椎2——5節骨折壓迫神經,導致高位截癱,大小便失禁,失去生活自理能力。

      我住院的時候,父親正跟弟弟在老家山東探親,聞聽噩耗趕回來時,我已經吊著牽引帶躺在醫院的病床上。父親見此情景,像是癡呆了,沒有話沒有眼淚,只是呆坐著看著大夫護士忙前忙後。轉天再來探視的時候,我的父親一夜白頭。

      剛住院搶救,母親一直守護著了我,七天七夜沒合眼,直到我脫離危險。七天七夜不吃不喝可以,但是不睡已經超出人體所能承受的極限。

      …………

      現在回想起來,在醫院的那段時間真是艱苦。感謝主的恩典,保守我們全家度過了那一關。

      住院其間,我經曆了兩次手術:前路植骨,後路減壓。目前醫學對這種外傷性脊髓損傷還沒有更確實有效的治療方法,兩個月後,我出院了。

      回家的那天,我打定主意:三年!我給我自己三年時間,積極配合康複治療,學習張海迪,保持樂觀向上的精神。超過期限,對不起,不跟你玩兒了。命運盡可以捉弄我,至少我還有一個選擇,就是死!

      三年時間長還是短?現在想起來不過是回憶的片段,可當時身處三年之中的我度日如年。病急亂投醫,各種治療方**番上陣:理療、電刺激、氣功、中醫……不怕弟兄姐妹笑話,連少林寺和尚武當山老道都被我父親請到家裏來過。沒有起色,截癱平面還是在鎖骨,還是只有左手大拇指保留知覺,肌肉一天天萎縮,關節一天天僵直……曾經強壯的身體如今成了我靈魂的桎梏。更可怕的是那種健全人不能理解的孤獨。白天,父母兄弟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我躺在病床上,那時候還沒有電腦網絡,電視也沒有遙控器,窗外的天空多麽湛藍,在我眼中也是灰色的。曾經自傲自大的我這才第一次意識到,人是多麽軟弱。

      “病痛奪取的不只是人的健康,還有尊嚴”。三年過去了,絕望!鬥不過病魔,我要逃了——死!促使我做出這個決定的,不光是肉體的痛苦,更有對親人的愧疚——由于我的一時失誤,給雙親帶來的巨大負擔。

      當我決定死的時候,我才發現,自殺對我來說竟然也是如此艱難。

      一次,父親給我翻完身出去買菜,好機會!我使勁渾身解數翻到地上,電插座就在我頭頂。可是我舉起手來的時候才發現,已經彎曲變形手指伸不進電插座。我的臉緊貼著冰涼的水泥地,眼淚嘩嘩的,這是我受傷以來第一次痛哭。想體會生不如死的感覺是什麽?就來個高位截癱吧。

      還有一次,夜深失眠。躺在黑暗裏,孤獨絕望又像猛獸向我襲來。不是有割腕自殺的嗎?我來試試。沒有刀我就用牙咬手腕,咬得鮮血淋漓。可是我又一次失敗了,肌肉萎縮,血管陷進骨頭縫裏,根本咬不著,骨頭硌得牙生疼。自殺沒成功,啃了回人肉骨頭。哎……

      還有好多次絕食,沒用!別忘了我母親是護理專家呀。她老人家把營養液紮在我的腳動脈上,我想拔也拔不了。用母親的話說:你就折騰吧。把我們都折騰死,你也死不了!的確,用句老話說,你在這個世界上的氣數沒盡,想死?沒那麽容易!

      死不了活受。多年的病痛折磨使我的原本開朗性情變得乖戾。有大約一年的時間,我自我禁言,不和人說話,任何人的安慰勸導,不理!甭站著說話不腰疼!哼!我更想通過這個方式,激怒我的親人,讓他們放棄我這個無意的生命。性情剛烈的父親被我激怒了,不再理我,我偷著樂。但是這招對付母親不管用——上帝賜予人類母親的母愛何其偉大,任何贊美之辭用在母親身上都顯得蒼白。(假如主現在就接我走,見到主的第一件事,就是匍匐在地,祈求主揀選拯救我的母親。)從一開始,她就識破我的伎倆:“你不就是想在精神上**我們嗎?不就想快點死嗎?及早斷了這個念頭。我是護理專家,我能讓你死嗎?反正你是死不了,想想該怎麽活吧?!”感謝贊美主,賜予我世上最堅強的母親,她就是我的守護天使!

      怎麽折騰也死不了,那就湊合著活吧,微笑著哭——至少爲了我的母親。就這樣,我放棄了自殺的念頭,活了下來。但是我拒絕任何治療,不再上輪椅,不再進行體能鍛煉。因爲我冥思苦想也想不明白我的生命意義何在。除了給別人添麻煩,我找不出維系我生命的理由,就讓時光歲月慢慢消耗掉我的生命吧。

      爲了讓我過得更充實些,95年母親給我買了第一台電腦。那時候電腦對我來說,就是解悶的玩具,看電影,玩兒遊戲,也嘗試過寫作(好像殘疾人只有通過寫作,才能證明自己人殘志堅),都是爲了報答母愛,不想讓母親太失望。結果寫出來的東西,出版社的編輯都說太灰了。沒意思,我碼了一堆字,想證明什麽呢?想讓人們誇我也人殘志堅?到底是不是志堅,我自己清楚。想用廉價的文字換取別人的同情?自己的罪自己受著,已經連累父母兄弟,何必再連累更多的人呢。

      就在我心情最低落的時候,上帝的眷顧臨到了我。04年,一部電影深深感動了我,我僵死的心慢慢複蘇了。這部電影的名字是《耶稣受難記》。通過這部影片,我開始對生命的意義有了更深層的探索,開始思索耶稣的死,思索十字架的意義。

      如果耶稣是一个欺世盗名的骗子,他会忍受那样巨大的痛苦折磨,来维持一个欺哄世人的弥天大谎吗?如果耶稣是一个疯子,他怎么会带给世人能够启迪人生的福音(后来我知道,耶稣出生在一个木匠家庭,处于犹太社会的最底层,没受过高等教育。)?他到底是谁?会有那样的超越一切爱心,以至于他要原谅救赎那些羞辱**残害他的刽子手?当听到耶稣在十字架上用微弱的声音说:“父 阿 , 赦 免 他 们 。 因 为 他 们 所 作 的 , 他 们 不 晓 得 。”,我的泪水夺眶而出。

      是他!只有他!只有這個爲了拯救罪人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稣,才有能力把我孤苦的靈魂從慘敗的身體中拯救出來!我想,在那一刻,仁慈的上帝已經將美好無比的聖靈賜予了我,罪人枯幹的心田終于得到了雨露的滋潤。

      在圣灵的感动下,我开始阅读聖經,开始收听聖經广播网和中国福音影视网的布道节目。我开始慢慢体会到上帝的慈爱何等长阔高深;我开始注意到银河倒挂夜幕低垂的美景;我开始用儿童的眼光关注枯木逢春蚂蚁搬家……想要見證神迹吗?在我周围都是,有时间慢慢道来。

      “將熄的燈他不吹滅”。感謝贊美主,順應主的呼召,我于2006年6月1日受洗獲得重生。從前那個自私狹隘自以爲是屬血氣的房朝陽在那一天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在主內獲得新生的房朝陽將會迎來一個嶄新的屬靈的生命旅程。

      今年春節,我感冒引發肺感染。(肺感染對健全人不算什麽大病,可是對高位截癱病人有可能是致命的,由于腹肌萎縮,自己不能用力咳痰,要別人幫忙按肚子才能把痰咳上來。如果痰上來的時候,周圍沒有人,就會窒息休克。)大年初一晚上,家人都入睡了,母親幫我按肚子咳嗽後也去睡了。淩晨一點,我感覺不妙,要命的咳嗽又來了。開始我強忍著,父母操勞一天了,實在不忍心打擾他們。十分鍾後,痰上來了,忍不住了,我喊母親幫忙。可能是白天過于勞累,母親沒有聽見。痰已經堵到嗓子眼,我喊了兩聲就出不了聲音了。喘不過氣來,20多年前在水中窒息的絕望再次淹沒我。絕望中我呼喊主:求主憐憫我!求主拯救我脫離凶惡!求主賜予我力量幫助我戰勝病魔!不知過了多久(窒息的過程感覺會很漫長),一股力量灌輸到我的雙臂,我舉起雙臂用力狠砸肚子。“呼”的一下子,一口帶著血腥的濃痰湧上來。繼續!別放棄!連續狠砸,又上來兩大口濃痰。感謝贊美主,我又能呼吸了!那一刻,我仿佛感覺到主就在我身邊,陪伴呵護著我這盞將熄的燈。2009年農曆大年初一的晚上,我一夜未眠,漫漫長夜,我不再孤單,主與我同在!哈利路亞!

      以后的日子我还会遭遇什么困境,我不知道。我想我还会有软弱的时候,但是我不惶恐,因为我已经把生命交托给我的救主,我相信主会赐予我丰盛美好的人生;我相信在荆棘环绕中,主会为我开辟出一条通天的道路,即使这条路上有血有火,我跟定了主,他是信实的,他拣选了我,就一定会扶持我走天国之路!求主使用我做荣耀ag国际馆器皿。在这个主所应许之地,我会尽我最大力量活出基督的风采,用我余下的人生作神美好的見證!然后呢,我安息了。然后呢,我醒来……哇!迎接我的是何等美妙的新天新地!

      現在我每天的生活都是在感恩喜樂平靜中度過。憑著主教導的柔和謙卑,我修複了與父親僵持的關系;母親看到我的喜樂,也感到欣慰。7月份,我做了膀胱穿刺。感謝主的保守,手術順利。住院的時候,父親單位的領導來探望,有一位所長問我:“你怎麽這麽帥?”當時問的我有點蒙,不知道該怎樣回答。現在還有人想要這麽問我嗎?我會回答說:“因爲我是上帝的兒子!”哈哈……羨慕吧?信靠上帝,你的生命一樣精彩!

      注意:這篇文字是我用左手小指關節打出來的,沒有觸覺,打字時,手擋著看不到鍵盤字母。奇妙嗎?爲什麽會這樣?我也不知道,問上帝吧。上帝創造人的時候,到底賦予人多少潛能,誰能說得清楚?沒准兒哪天我還能飛呢?不會嗎?打字的時候,我的思想已經在飛躍!哈哈……

      一切贊美榮耀歸于天父。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