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領悟苦難

    2016-07-30 23:50:33   阅读:2612次   作者:许符珍   来源:生命季刊52期

    暴風驟起

    “當那天晚上,耶稣對門徒說:‘我們渡到那邊去吧。’門徒離開衆人,耶稣仍在船上,他們就把他一同帶去;也有別的船和他同行。忽然起了暴風,波浪打入船內,甚至船要滿了水。耶稣在船尾上,枕著枕頭睡覺。門徒叫醒了他,說:‘夫子!我們喪命,你不顧嗎?’”(馬可福音4﹕35-38)

    今年的二月初,一向上班努力工作、回家樂于幫我做家務的先生汪尊德,忽然對一切事情失去了興趣;平時話語不多卻風趣幽默的他數天之內變得異常遲鈍、沈悶,時而詞不達意,神情恍惚。二月二十三號下午,他在我的建議下答應去看醫生。當時我們二人都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下午五點鍾尊德還沒有從醫院回來,加上離開家的時候他忘記帶手機,沒辦法跟他聯系,我心裏隱約感到有些不安。大約五點半左右,電話鈴響了,我迫不及待抓起電話,那邊傳來醫生平和卻似五雷轟頂般的聲音:“你是汪尊德的太太嗎?你先生今天下午做了CT掃描檢查,結果顯示他的左半腦有一個直徑六公分大的腫瘤,需要盡快動手術切除。目前還無法確定是良性還是惡性,據我的經驗判斷,很可能是惡性。希望你盡快趕到醫院……”

    我的腦子裏頓時一片空白,緊攥著電話的手濕漉漉地抖個不停,嘴裏反複問著一句話:“主耶稣啊,怎麽辦呢?”我忘了自己是怎麽鎖上家裏的門,開車到學校接上六歲的兒子,然後又把他送到主內的好友薛寶茹姊妹家的。得知消息後,寶茹姊妹飯也顧不上吃,立即開車把我帶到醫院的急診部。拐進急診部的走廊,遠遠看見我的先生臉色蒼白地躺在病床上,我疾步奔了過去。我們當時誰都沒有說什麽,只是緊緊握住對方的手。他臉上的表情既悲壯,又莊重,好像一位即將告別親友投入最後死戰的士兵。

    我先生當天晚上被安排住進醫院,三天後接受手術治療。我那天回到家裏的時候已經是淩晨十二點四十分。打開空無一人的家,坐在冰涼的床沿上,想到如惡夢般的現實,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好像突然受了驚嚇的孩子,撲到父母的懷裏,我開始向父神哭訴:“天父啊!尊德查出得了腦瘤,我心裏很難受,也很害怕。我知道,凡事沒有你的許可不會發生,因爲經上說,‘因我所遭遇的是出于你,我就默然不語。’(詩篇39﹕9)可是現在尊德生命垂危,你不顧嗎?”愛我的神深知我此刻的心思意念,用祂自己的話語及時安慰了我忐忑不安的心。

    “你不要害怕,因爲我與你同在。不要驚惶,因爲我是你的神。我必堅固你,我必幫助你,我必用我公義的右手扶持你。”(以賽亞書41﹕10)

    “我懼怕的時候要依靠你。”(詩篇56﹕3)

    “他必不怕凶惡的信息。他心堅定,依靠耶和華。”(詩篇112﹕7)

    在圣灵里禱告

    “亲爱的弟兄啊,你们却要在至圣的真道上造就自己,在圣灵里禱告,保守自己常在ag国际馆爱中,仰望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怜悯,直到永生。”(犹大书20-21节)

    住进医院的头两天是等待手术的日子。这期间,我和先生做得最多,也是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禱告。神把我们放在病房这样一个特殊的环境当中,让我们开始体验信主十几年来从未有过的宝贵属灵经历,就是承认自己的无能和软弱,完全仰望那为我们的信心创始成终的主耶稣基督;再就是学习在圣灵里禱告,求圣灵在父面前“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禱告”(罗马书8﹕26),因为我们不知道明天会如何,唯独神知道我们需要求什么。我们在禱告的时候,学习让ag国际馆旨意成就在尊德身上,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总叫基督在他身上照常显大。

    以前我和先生常常是一边禱告,一边用自己有限的才智做着各种计划;如今,面对连医生也束手无策的恶疾,如果没有迫切寻求圣灵的引导,我们无法切实地体会那常被圣灵充满的基督禱告说“然而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你的意思”(路加福音22﹕42)时的心境。以前我们禱告常常是敷衍了事,漫不经心,缺乏虔诚和对神话语的信心;如今,神借着医生“你先生的生命最多只能维持十到十二个月”的断言让我们不得不松开靠己力紧攥四十几年的拳头,把双手顺服地放在神大能的手掌上让祂带领,相信尊德的生命完全掌握在ag国际馆手中,只要符合祂的旨意,祂就成全我们所求的。

    我先生的手术安排在二月二十六号。主刀的外科医生是一位美籍韩国基督徒。手术前的几天当中,这位忙碌的医生三次拉着尊德的手恳切为他禱告,祈求全能的主在整个手术过程中把握他拿手术刀的手。出院的当天,他再一次受圣灵的感动为我的先生禱告,求主耶稣保守看顾尊德手术后的恢复以及日后接下来的放疗和化疗。

    时刻顾念我们的主曾在地上生活了三十三年,深知属祂的儿女身体的软弱和灵里的需要,在地上建立了教会,让我们可以彼此关爱,相互扶持,在基督的恩典中一同长进。从尊德生病直到今天,我们所在的加州培城国语浸信会的弟兄姊妹,还有我和我先生从前一起成长五年之久的圣塔巴巴拉华人播道会,和我们俩从慕道、受洗归主,到后来一起成长近十年的芝城华人基督教联合会,以及一直关心和爱护我们的生命季刊的同工们和居住在北美不同地区关爱我们的主内弟兄姊妹,因着主舍己的大爱所激励,顺着圣灵的带领,常常用禱告托住我们。他们遵着聖經的教导,“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禱告祈求……”(以弗所书6﹕18),无论是在教会的主日崇拜,禱告会,查经班和团契,在家中,在职场,或是外出,圣善的灵都会感动他们为我们代求;我们溪边树小组的弟兄姊妹甚至禁食为我们祈祷,让我们一家在这段艰难的日子里靠着主的恩典和能力,去面对每一天的挑战。特别值得感恩的是,神为我们预备了几位可爱的属灵长者,半年多来几乎每天为我们一家守望,时常在主里劝勉我们。一位住在北加州服事主多年的师母常常用ag国际馆话来坚固我们的信心;一对年纪虽长却靠神喜乐的夫妇多次驾车来看望我们,与我们一起高声赞美主,为我们禱告,在灵里鼓励我们;一对国内来的老传道人每次都是双膝跪在地上,为我们切切祈求;还有一家住在南加州我们不相识的母女二人,是我们的一位主内朋友所在教会的姊妹,得知我们家的情况,受圣灵的感动,每天为我们守望禱告。

    感谢ag国际馆保守,尊德的手术整个过程所用的时间比医生预期的提前了近一个半小时。然而手术的后遗症使得我的先生几乎完全丧失了语言能力。在头两个星期里,他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地像婴孩一样学着练习讲话。禱告时讲不成完整的句子,他就在心里默默向神呼求。对我先生来说,信主十二年来,多数时间的禱告是有口无心,而躺在医院病床上的禱告则成了有心无口。感谢ag国际馆继续保守和看顾,出院后的一个月里,我先生的语言能力基本上恢复到生病前的状态。在经历了死荫的幽谷及ag国际馆特别同在之后,他那段时期的禱告进步到有口有心。然而,三十天密集的放射性治疗造成我先生颅内严重水肿,他的语言能力和思维能力再一次受挫。这时的他身体极度虚弱,灵里也是空前软弱,对ag国际馆信心跌到谷底,最不情愿做的就是禱告。有时勉强答应与其他弟兄姊妹一起禱告,可是明显看得出,他此时的禱告是无口无心。慈爱信实的主从来没有离弃我的先生,弟兄姊妹在圣灵里的爱心禱告也没有停止过。三个月后,尊德的身、心、灵在神特别的怜悯下开始渐渐恢复,感谢主耶稣基督,尊德目前的禱告又在向有口有心的状态接近。

    對“ag国际馆家”的新認識

    “……總要肢體彼此相顧。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哥林多前書12﹕25-26)

    早在慕道班時就聽牧師說,基督徒有三個家,一個是自己在世上的家,一個是教會屬靈的家,還有一個是將來在天上的家。自信主以來,我和我先生靠ag国际馆保守,從來沒有離開過教會。在我們成長的三個教會裏,我們都是很固定地參加主日崇拜和教會的各種聚會,樂意與愛主的弟兄姊妹有靈裏的交通和團契,時常聽到、看到或感受到主內弟兄姊妹彼此相愛的經曆。

    由于來培城教會聚會的有數百人,加上我和我先生愛心不足,又都不善于主動熱情跟別人講話,在培城聚會兩年多,除了我們溪邊樹團契的幾家人和教會少數弟兄姊妹外,大多數人不是見了面客氣地點頭致意一下,就是幹脆形同路人。頭腦裏知道教會是我們屬靈的家,主內的人是我們這個家裏的弟兄姊妹,可內心深處總是多少與其他人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裏面自私冷漠的老我不時地阻礙我們對ag国际馆家産生完全的歸屬感。這一次,神借著我們家的遭遇,讓我們飽嘗主恩的甜美,主內肢體們因著“我們愛,因爲神先愛我們”(約翰一書4:19),給予我們一家愛心的幫助,讓我們倍覺神家裏弟兄姊妹互相關愛的溫暖,也更愛培城國語浸信會我們屬靈的家。

    在培城这个神爱的見證团体里,我们的带领者李约翰牧师为众弟兄姊妹做了爱心的榜样。他在百忙的教会服事当中,多次到医院或来我家探访我们,带给我们神活泼有功效的话语,同我们一起禱告,在灵里勉励我们。还有教会理事会的属灵长者们,他们虽然忙于工作及教会的服事,其中有几位自己身体欠佳,却甘心乐意服事我们。我先生手术期间以及出院后的近两个星期里,教会众多弟兄姊妹热心为我们预备丰富的饭食。尊德两次住院,加上六个星期每天一次的放疗,都需要接送。负责协调接送的冯樱姊妹说,每次在教会一报告我们的需要,很快就会有多位弟兄姊妹回应。尊德手术住院的近两个星期里,我因为日夜在医院陪护我的先生,六岁的儿子一直都住在宝茹姊妹家中,受到他们一家人无微不至的照顾。培城的肢体这样爱我们,充分显示了弟兄相爱是基督生命的流露,又是在神眼中看为美的事,其中满了ag国际馆膏油,叫我们大得滋润。

    神透過過去半年多我們家所經曆的,也讓我和先生學到另外的功課,就是學習接受弟兄姊妹的愛,存著對神感恩的心來領受,使弟兄姊妹的愛心得著激勵,讓主的榮耀彰顯在我們的教會當中。信主這些年來,我和先生因著聖靈的感動,看見周圍弟兄姊妹有需要,也會盡上自己的一點心力,知道憑著愛心做在主內弟兄姊妹身上的事,無論大小,神都會喜悅。然而這一次,神把我們放在被關愛的位置上,這麽多不同教會的弟兄姊妹們向我們伸出愛的援手,我和尊德感到很過意不去。神借著芝加哥華人基督教聯合會國語堂趙約翰牧師的話,讓我們看到恩主的心意:“以前你們也曾幫助過有需要的弟兄姊妹,現在神也知道你們的需要,你看我們的天父有多好!”是的,主啊,我和尊德爲你只做了一點點討你喜悅的事,如今你就加倍地感動這許多弟兄姊妹來關心愛護我們,你的愛實在是長闊高深。我們縱然渾身是口,也無法盡述你無限的恩惠。

    我和先生还要感谢所有关心和爱护我们的主内弟兄姊妹们。在这段日子里,你们每次的禱告,每次的探访,每次的电话问候,每张卡片,每件电邮,每个信息,每顿可口的饭菜,每次不辞劳苦的接送,每件爱心的礼物,以及每一桩因着主耶稣基督的爱做在我们这主内末肢身上的美事,相信神在天上都会记念。恕我的纸笔有限,不能在此一一详述。我没有忘记你们对我们一家的爱心,我们的主更不会忘记。我和尊德常常在禱告中记念你们,求主亲自报答你们,使爱我们的天父得荣耀!

    寶貴的同在

    “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賜給你們一位保惠師,叫祂永遠與你們同在,就是真理的聖靈,乃世人不能接受的;因爲不見祂,也不認識祂;你們卻認識祂;因祂常與你們同在,也要在你們裏面。”(約翰福音14﹕16-17)

    我因尊德动手术在医院陪护了十二天。记得出院的当天晚上,儿子双臂揽着我的腰,小脸紧紧贴在我的胸前。平时不善言谈的他对我只说了一句话:“Mom,it's so good to be with you!”(“妈妈,跟你在一起真好!”)跟孩子分开的那段日子,我心里常常记挂着他。虽然他离我只有几十英里,我却到不了他的身边。有时我忙着照顾先生,连想儿子的空暇也没有。母爱深厚,却极其有限。

    我們慈愛的父神深知屬祂的兒女在地上的有限和軟弱,賜下寶貴的聖靈,就是我們的保惠師,我們的安慰者,我們的幫助者,住在我們裏面,並且是常常住在我們裏面,直到主耶稣再來的日子。全知、全能、全善的以馬內利永生神借著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救恩竟與我們這些帶罪蒙恩的人同在,這是何等大的恩典,何等榮耀的事實!

    其实,ag国际馆灵一直都与全然信靠祂的真以色列人同在,只是我们在平顺安稳的时候没有认真地对付自己的罪,没有切切地寻求神,也没有好好地亲近神,心灵深处便享受不到神同在的平安和喜乐。如今我们遇见难处(因为主明明说过:“在世上你们有苦难。”见约翰福音16﹕33),在这段特别的日子里,我的先生确实在肉身经历着许许多多病痛的折磨,我们一家人在身、心、灵各方面也都承受着各样的压力;然而,感谢主的美意,祂让我们在逆境当中更真实地体验到神同在的宝贵,也让我们看到,我们平日以为可恃的,在苦难面前全无用处;我们本相里不讨主喜悦的地方,需要被主亲自地一一对付。我们不能靠人或靠自己,只能全然地靠主,经历主,时刻仰望为我们的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祂的恩慈、信实、安慰与扶持就会常常临到我们,我们便会享受神寶貴的同在。

    在这半年多来,我们家虽然经历了大大小小多次的风浪,我和我先生的信心也经历过低谷,但主的爱始终环绕着我们,让我们不断享受与主亲密交通的甜美,学习与主建立密友般的关系。多少次在夜深人静时分,当我意识到自己陷入孤独无助的自怜里,我就立刻赞美神,向主呼求,神就会奇妙地用祂自己的话语亲自安慰我,让我在患难中得安息。在尊德第二次住进医院,我自己的右膝盖受伤后的一天深夜,我又愁苦起来。这时,圣善的灵提醒我向神禱告。第二天清早,主的话进入我的心里,使我大得安慰:“神啊,你曾试验我们,熬炼我们,如熬炼银子一样。你使我们进入网罗,把重担放在我们的身上。你使人坐车轧我们的头;我们经过水火,你却使我们到丰富之地。”(诗篇66﹕10-12)爱我的主啊,认识你真好!

    神不单借着经文直接安慰我,祂也借着周围爱我们的弟兄姊妹来鼓励和帮助我,向我显现祂的同在。根据尊德肿瘤的大小和位置,医生估计手术需要六到八个小时。我知道神一定会在我先生手术的过程中保守和看顾他;可是在我一生当中家里亲人要经历这么大的手术,这还是头一次,心中不免还是紧张。手术那一天一大早,徐纪培蓉(Celilia姊妹)就赶到医院,带给我和我先生天上来的力量:“你们当刚强壮胆,不要因亚述王和跟随他的大军恐惧、惊慌,因为与我们同在的,比与他们同在的更大;与他们同在的是肉臂,与我们同在的是耶和华我们的神,祂必帮助我们,为我们争战。”(历代志下32﹕7-8)在四个半小时的手术过程当中,培城的四位姊妹一直陪伴着我。相信那个时刻,主内众多爱我们的弟兄姊妹迫切的禱告也伴随着我们。为了控制尊德颅内的水肿,医生建议他服用大剂量的激素类药物,导致他的情绪极度忧郁,连续十几天睡不好觉,吃不好饭,眼看着他日渐消瘦虚脱,我的心里真为他难过。这时,李牧师来我家探访我们,跟我们分享ag国际馆话:“免的有人被诸般患难摇动;因为你们自己知道我们受患难原是命定的。”(帖撒罗尼迦前书3﹕3)我的先生受苦既然是主命定的,我就应该学会接受苦难,这样,它就成了神赐给我的化妆了的福庇。

    说到神寶貴的同在,我和我先生还要感谢主的是,因着耶稣基督十字架上舍命的爱以及圣灵的感动,我们培城教会的Cecilia姊妹身上带着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在我们最需要帮助和扶持的时候来到我们身边。她是主派来的爱的使者,主借着她为我们一家所付出的向我们丰丰富富地彰显祂的慈爱,让我们看见这位姊妹,就看见了十字架上的恩主耶稣。

    記得第一次遇見Cecilia是我和我先生剛到培城教會聚會時一個主日早堂崇拜結束後,Cecilia姊妹站在會堂中間通往兩邊大門的過道上,臉上帶著陽光般喜樂的微笑,向離開會堂的弟兄姊妹們問候,道別。我心裏想,她肯定不是這個教會的師母就是傳道人。在她握著我的手連聲說“歡迎”的一剎那,我陌生的心被溫暖了。當聽說尊德的腫瘤屬于惡性晚期,Cecilia姊妹對我說:“符珍,不管你前面的路有多難,我一定會陪你走到底。”這句溫馨的話讓我聯想到神不棄不離的愛:“大山可以挪開,小山可以遷移,但我的慈愛必不離開你,我平安的約也不遷移。這是憐恤你的耶和華說的。”(以賽亞書54﹕10)

    Cecilia姊妹爱神爱人的心不光体现在话语上,她更是活出了基督的生命。她的先生十五年前因患胃癌被主接去了。她虽然是三个孩子的母亲,最小的女儿还在上高中,上又有年近九十高龄的母亲,教会的事奉也很繁重,从尊德生病到现在,她对我们的关怀始终如一,几乎每次都开车载我们去看医生,对尊德的病情了如指掌。在去医院来回的途中,我们一起唱诗赞美神,分享灵修心得,在主里有美好的交通。在这段时间里,Cecilia姊妹多次来我家探望我们,用ag国际馆话语安慰和鼓励我们。她也经常打电话来,问寒问暖,必要时为我们想办法,出主意,话语里常常带着ag国际馆爱和属天的智慧。更让我和我先生感动的是,这位敬虔爱主的姊妹从未间断为我们一家人禱告,甚至在外出或旅游时她的心里也惦记着我们一家,在禱告中纪念着我们,就连她的爱盼团契的弟兄姊妹们也在她的带动下常常为我们禱告。从国内特意来帮我们,尚未信主的我的大姐不止一次感慨地说:“Cecilia这么关心你们,亲姊妹也不过如此。基督徒真有爱心。”荣耀归给爱我们的主!基督徒彼此相爱是因着基督的爱所激励。主啊,愿你的爱大大浇灌在培城教会以及普天下所有属你的教会弟兄姊妹的心里,愿你的众儿女当中有更多像Cecilia这样常披戴基督的主耶稣的跟随者,愿ag国际馆荣耀在你的教会中大大彰显!阿们!

    一雙看不見的手

    “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于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哥林多前書10﹕13)

    自二月二十三号尊德查出罹患脑癌,我们家这条船行进的海面上风浪似乎一直未断。先是尊德动手术,出院一个月之后,他便开始接受三十天每天一次的放疗和化疗。我因子宫肌瘤引起两次大量出血后于五月十五号做了切除手术。几个星期之后,尊德放疗和化疗的副作用开始出现,他的脑部组织受到破坏,肿涨难忍;严重的脑积水又使他几乎完全丧失了语言能力和正常的思维能力。控制脑积水的药物令他长达十几天无法安然入睡,身体极度疲惫,心情也异常烦躁,几天之内就出现严重的抑郁倾向,好像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身、心、灵的争战都非常激烈。在那段日子里,他会反复说一些要与家人诀别的话,并有幻听、幻觉现象,说有声音让他去自杀等等,我每天都提心吊胆,白天黑夜一刻也不敢离开他,禱告也更加迫切。

    醫生得知尊德的病情,立刻加了一種控制幻覺的藥物。幾天後,尊德的幻聽和幻覺症狀有所改善,但身體還是虛弱,人也依然處于抑郁狀態。六月二十六日,尊德說要外出散步,我看他精神尚可,就陪他一起去了平時我們常去的一座離家不遠的山上。那是一條樹蔭濃密、路面狹窄的山路,一邊依山,另一邊是懸崖峭壁,谷底是一條從山的高處緩緩流下的小溪,不時可以看見人工砌成的水壩,將溪水聚成水潭。我們二人步履緩慢地向上攀登,四下裏不見一人,周圍幽靜得連自己的心跳都可以聽見。

    这时候我发现我先生的目光呆滞地投向谷底,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袭上我的心头。我下意识地握住他的右手说:“往回走吧。”他执意继续前行。我心里开始默默禱告:“主耶稣啊,求你保守!”走到一个长长的陡坡上,尊德把他的右手抽出来搭在我的肩膀上,左手握住我的左手推拥着我沿着斜坡往上走。突然,他双手用力将我猛地向前一推,自己转身就往山下狂奔。我一下子惊呆了,然后马上回过神来,甩掉身上的背包,拔腿急忙追赶,谁知脚被路面突出来的石头拌住,因为是下坡收不住脚,重重地扑倒在地上,膝盖摔伤也顾不得疼,爬起来继续追赶。这时,我先生已经跑到一处比一层楼高一点的峭壁,纵身跳了下去,我的心也跟着一沉,情急之中我也跟着跳下去,拼命想要抓住尊德被树枝卡住的脚,谁知他用力一蹬,脚从树枝间脱开,随即爬起来跳进冰冷的水潭里。我看到水潭的尽头是另一个更高的峭壁,下面全是大岩石,若跳下去不丧命也会致残。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阻止我的先生再往前行。我挣扎着站起来,毫不犹豫地踏进水里,刚走几步,摔伤的膝盖一软,险些扑倒在水里。我急忙退到潭边,绝望地看着尊德发疯似的趟过齐腰深的水,直奔水潭尽头的悬崖,急得想喊却喊不出声来。眼看尊德到了悬崖的边缘,即将跳下去的那一刻,我突然能喊出声来,于是冲着我先生大声喊道:“汪尊德!我爱你!主耶稣爱你!”这时,奇迹出现了!尊德突然间站住,好像被一雙看不見的手拦住,两只脚像长了钉子一般一动不动。几秒钟后,他缓慢地转过身来,眼睛直楞楞地看着在水潭另一边浑身颤抖的我。我站在原处不敢动,生怕惊动了他。正在这时,一位负责那条山路安全的工作人员恰好走过来,把我先生从水潭里拉出来。

    這時,我的右膝蓋開始疼痛,我這才意識到,原來我從峭壁上跳下去的時候,原本已經摔裂的傷口在我的腳著地時被猛地撕開,造成三英寸長的裂口。那位安全員隨即聯系了救護車,把我們二人送進附近醫院的急診部。我右膝蓋的傷口裏外共縫了二十針;尊德當天晚上被送往洛杉矶市的凱撒心理健康中心。經過五個星期的治療,他的幻聽,幻覺現象完全消失,情緒也已基本穩定。八月十四日,尊德做了MRI檢驗。感謝主的保守,結果顯示他的腦水腫雖然還沒有完全消退,但圖像上的手術殘存癌細胞的部分與兩個月前的圖像相比沒有擴展,醫生說尊德的癌變得到了部分控制,到目前爲止治療的結果是在他的期望之中。感謝神不斷的眷顧和保守,尊德于十月七日做了最近一次的MRI檢驗,結果顯示他的腦水腫已基本上消退,癌細胞的圖像與八月份的相比已經縮小了三分之二,醫生決定繼續按他的治療方案進行;同時,醫生還建議尊德從十月中旬開始每周兩次回實驗室工作一到兩個小時,只是暫時還不能駕車。我右膝蓋的傷口現在已經完全愈合,主賜給我足夠的體力和心力來照顧我的先生。我知道前面的路還很長,我也知道誰掌管明天,因爲“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申命記33﹕25)。

    沒有人願意經曆苦難。神既然允許風浪臨到我們船上,祂不會撇下我們孤單地去承受,而是借著風浪讓我們更真實地經曆祂的同在。我知道,只要我們活在這個世上,我們生命的船隨時都有可能遇見風浪。贊美我們的主、救主耶稣基督!祂是平靜風浪的主,是我們心靈的錨。自從我們蒙恩信主的那一刻,我們的主就已經在我們船上了,並且永遠不會離開。即使有時船被抛到浪尖上,船又滿了水的時候,主的膀臂也不會縮短,祂會用祂看不見的手扶持著我們。“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爲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篇23﹕4)我的先生目前還在化療當中,相信主的手會繼續保守和扶持他。滿有恩慈的主啊!求你幫助我學習靠你來面對難處,在患難中忍耐,接受你的造就。奉主耶稣基督寶貴的名,阿們!

    下一篇:神必供應